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初見

26

-

執夕陽以畫筆,繪就一抹晚霞。夕陽落,晚霞歸,晚風挑逗著榆樹的枝椏,他們的故事開始。

“真服了,刑偵那裡來個新人,非得找我們禁毒的乾啥,這不是有毛病嗎?”顧卿落吐槽道。

“咱就是說,刑偵那塊來個新人,家裡有礦啊,要這麼大的場麵,把所有支隊叫來一起歡迎新人。”江晚嶼跟劉諭川小聲八卦。

“我聽說,刑偵那裡的那個新人,好像是個太子爺呢,他父母想讓他管理家業,他不想,就跑咱公安局裡當警察來了。”

“媽呀,咱這破大點地,跑咱這裡?”

“你們乾啥呢?這頓叭叭,你能不能把叭叭的勁兒放到工作上?一天天想乾啥呀。”顧卿落無語地看著麵前的倆人。

“我現在紫砂還來的及嗎?”

“不道啊…”

*

“各位啊,我今天呢,叫你們來,也冇事兒啊,就是呢,我們刑偵部來個新人。”

顧卿落:這話聽到,我耳朵都磨出繭子了。

“然後呢,小兄弟介紹一下自己吧!”

“呃我…呃叫晏桉風,呃…25,呃,冇了。”

晏桉風:家人們已經扣出了一套芭比夢想豪宅了。

顧卿落:把世界調成靜音,聆聽我破防的聲音。

顧卿落淡淡的看了一眼晏桉風,晏桉風也注意到了顧卿落的視線,癟癟嘴,顧卿落看他損塞就像笑。

“那啥,劉局,咱就是說,刑偵部來新人為啥要找到我們禁毒和重案組的呢?”

顧卿落又看了一眼晏桉風,晏桉風不知道在那裡陰陽誰呢,臉上的表情差點冇憋不住笑。

顧卿落:小別緻還怪陰陽人呢。

“你們禁毒的辦案子就不會牽扯到刑偵嗎?”

“哥,你……哈哈哈哈能不能先彆說話,我想笑,劉局,我特彆想知道為什麼。”

“我能說我閒的嗎?”劉局撓了撓頭。

“劉局泥……”

“那啥,呃,會議結束啊,該乾啥乾啥去啊!”

會議室其他人都走了,就剩下晏桉風一個人,他抬頭看見了顧卿落遺落的警服外套。

“媽呀,他警號這個啊。”

警號:020517

“媽呀,下手的機會來了,迪迦!”

夜晚A市又是冇有笑話的一天。

“嗐~又要加班咯,顧隊。”

“乾啥呀,有屁快放。”顧卿落懶得搭理江某人。

“幾點了?”

“不道啊,應該八點多了,我都快想死路楓景了,他咋還不回來呢?”

“你不知道他冇了?”

“啊?不是,啥時候的事啊,我咋不知道呢?”

“前幾天,被挑斷腳筋和手筋,被五馬分屍。”

顧卿落:寒心,真正心寒,不是大吵大鬨。

“顧支隊,這是你的警服外套嗎?”

“我靠,你咋找到的,謝謝噢,我找半天找到,謝謝你大好人,你一輩子平安。”

“顧隊還怪幽默的,你哪裡人啊?”

“我G市的。”顧卿落突然來了興趣

“H省的?”晏桉風跟顧卿落聊了起來。

被孤立的江晚嶼:活爹,把我拋棄了,嚶嚶嚶。

二人聊了多久,江晚嶼就被孤立了多久。

“下班了,我先回家了,拜拜,公安局那個群裡有我微信,晚上你可以加我哦~”

“好的好的,我下班加你。”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