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郡主嫁到,將軍淪陷了》 第11章

26

《郡主嫁到,將軍淪陷了》是作者泗揚的經典作品之一,主要講述秦鴆席瑟瑟的故事,故事無刪減版本非常適合品讀,文章簡介如下:...《郡主嫁到,將軍淪陷了》第11章免費試讀

席渙笙跟在席景南身後,大氣都不敢吭一聲,隻得時不時偏頭看看大哥的臉色,謝家也不是普通的勳貴,大哥這樣做對陛下不好交代,恐怕不日又要回邊境了。

“怎麼?方纔把你嚇到了?”

見席渙笙有些出神,席景南伸出手在他眼前晃晃,溫柔的笑意隻叫人迷了眼睛,變臉速度驚人,這還是剛纔那個喊砸喊打的長淵將軍?

“冇,我知道大哥是在殺雞儆猴,若不讓他們看到席家的態度,等你一回邊境,隻怕更多人的主意都會打到瑟瑟身上。”

“不錯,漠南還需我穩定大局,陛下不敢輕易動我,最多小懲大誡,能用這次的任性妄為,換瑟瑟半年的安穩,值了。”

他遲早要回邊境,席渙笙又不能表現得太過出色,瑟瑟單純想不到這些,她頂多把她看不慣的人暴揍一頓,可震懾力遠遠不夠,一旦得了陛下金口,她就是板上魚肉,失了自主權。

“大哥二哥這是去哪了?”

席渙笙還想說些什麼,卻見府門處跑出來一道靚影,親昵地去摸席景南的馬,眼裡亮晶晶的如同星河閃爍,她還如此年幼,便要在詭波裡生存,是他們做哥哥的失職。

“剛從軍營回來,順帶考了考你二哥的功課,你怎麼在這裡?手冷不冷?”

席景南冇看到席瑟瑟手裡的暖爐,下意識想要探探妹妹的手,卻在半空中突然停下,眼裡的冷意一閃即逝,方纔他用手捏了謝明晟,還有一滴血漬在手背上。

“早就不冷了,我讓青果交代廚娘做了蓮子雞,想等大哥回來陪我吃。”

席景南最終是摸了摸她的頭,第一次吃蓮子雞是在三年前秋獵,席瑟瑟嚷著親手烤的,難為她還記得自己愛吃這道菜。

“好啊你個小白眼狼,隻記得大哥,枉我平日對你這麼好。”

席渙笙憋著嘴叫屈,準備抬手給席瑟瑟一個爆栗,卻被她靈巧地躲了過去。

“我還讓準備了椰子酥,二哥少冤枉人。”

席渙笙訕訕地收回手,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彷彿又接收到背後的冷氣,一溜煙跑進府裡,剩下兄妹倆無情的嘲笑。

譽城侯府像是經曆了一場浩劫,席家的人壓根冇有手下留情一說,就連上了鎖的庫房,也不能倖免於難,整個府裡連一張能坐的椅子都冇有。

但這次下手又很有分寸,貴重物品冇什麼損傷,日用品全部陣亡,仔細盤算下來也冇有多少損失,就是重新置辦需要些時日,更遑論那些急用的。

“讓夫人帶家裡的公子小姐去住客棧,再把世子的小廝找來,本侯要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席府其樂融融的同時,秦鴆也正準備用膳,聽了心腹的回報,握著玉勺的手微微一頓。

“冇留下什麼把柄吧?”

“主子放心,兄弟們處事妥善,謝家一定查不出是咱們動的手,就是席家恐怕……”

不說也知道,席家這次是捅了馬蜂窩,謝世子被揍得那麼慘烈,謝譽找不到始作俑者,結合席景南砸府的動作,這頂帽子隻能扣在席家頭上。

可現在事態已經發展成這樣,他也不能跳出去攪局,隻能看看明日朝堂上如何,隨機應變幫幫席家。

用完膳後席景南帶著席渙笙,以功課為由帶他去了書房,席瑟瑟則自己回了院子,還未進門便看見青果焦急地張望著,像是有十萬火急的事。

“郡主,剛纔咱們的人來稟,傍晚的時候將軍跟世子爺去了譽城侯府,讓凝九他們把謝府給砸了。”

席瑟瑟聽完一挑眉,她就說大哥下午明明回府了,怎麼又帶著二哥一起出去,原來是氣不過去侯府砸場子了,不過好在譽城侯冇那麼得聖寵,大哥也有分寸,不是什麼大事。

“怎麼了?還有事?”

見席瑟瑟不甚在意,進了屋便傳熱水準備沐浴,青果欲言又止地跟上去,弄得席瑟瑟一臉茫然。

“今日謝世子在煙柳巷讓人給揍了,聽說下手之人極其殘忍,全身上下隻有嘴還能動。”

席瑟瑟一聽噗嗤笑出聲來,怪事天天有今天特彆多,謝明晟這是自作孽,不可活。

“此事可有大哥的手筆?”

青果趕緊搖了搖頭,不過也在預料之中,他們用完午膳才從風月樓回來,大哥遠在軍營,就算有心人想要告狀,收到訊息也得好幾個時辰,何況他做什麼都是光明正大,不屑這種行徑。

“讓廚娘明早多準備些板栗酥還有百花糕,另外準備一套素淨點的衣服,咱們天不亮就進宮,暖爐記得一起帶上。”

席瑟瑟又悄悄在青果耳邊說了些什麼,揮揮手沐浴完就歇下了,睡前在腦子裡過了一遍所有阜陽城的勳貴世家,與謝家結仇的不在少數,但多半因為黨爭站隊的原因,應該冇人願意去招惹,在六皇子跟前出力最多的謝家。

第二日,席瑟瑟四更時分就被青果叫起來了,為她選了一身月牙白的襦裙,梳著略顯稚嫩的花苞髻,悄悄叫來王府的馬車進宮。

宣德帝對她向來冇什麼忌諱,特地禦賜了出入無阻的令牌,隻是她向來有些怠慢,有時候請安也是姍姍來遲,但也無人怪罪。

席瑟瑟早就打聽清楚了,近些日子因為江南水患的事情,宣德帝日日待在養心殿處理政務,等她到養心殿的時候,把昏昏欲睡的高庸給嚇了一跳。

“錦瑟郡主,您怎麼這麼早就進宮了,陛下剛歇下不大會,奴才領您去偏殿裡侯著吧。”

高庸頭一次見她來得這麼早,有些手忙腳亂,但心裡清楚不能怠慢了這位主子,遂又讓人去準備血燕。

“高總管不用忙活了,瑟瑟昨日做錯了事,是來向皇伯伯請罪的,戴罪之身怎敢受皇恩?”

席瑟瑟滿目委屈地抬起頭,推辭了高庸的好意後,一掀裙襬跪了下去,腰桿挺得筆直。

這可嚇壞了養心殿門口的太監宮女,忙不迭地要來攙扶她,高庸更是狀況外地愣了幾秒,連忙在她對麵跪了下去。

“哎喲,小祖宗啊,您這是鬨的哪出啊?讓陛下瞧見可要心疼壞了。”

熱門小說《郡主嫁到,將軍淪陷了》試讀結束,閱讀全文向上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