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鴻運天驕》 第2章

26

主人公叫彭懷遠俞晴雪的是《鴻運天驕》,這本的作者是旖旎小哥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類,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鴻運天驕》第2章免費試讀醫生當場宣佈邵書記重傷不治,不幸身亡。

訊息一出,眾人神情都變得有些悲傷起來。

彭懷遠更是臉色一白,差點冇有站住,顫抖著扶著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兩年前,他因工作調動一落千丈,跟前妻韓茵大吵了一架,最終離婚收場。

失敗的婚姻,仕途的打擊,讓彭懷遠日漸消沉。

不過,天無絕人之路,人生最低穀時,他遇上了邵書記發現了他的才華,他才能在兩年時間裡,從一個小科員,一路升到縣委書記秘書的位置,這是知遇之恩,重如泰山。

其他人也都看出了彭懷遠的異常,紛紛走過來低聲安慰他,他們都以為彭懷遠是前路未卜才失態,卻不知他真的隻是悲痛於老書記的突然去世。

……

一下子“陣亡”八名乾部,其中還有四位縣委常委,甘平縣損失慘重,引發不小的“地震”,甚至連京裡都被驚動了。

不過凡事有弊也有利,一下子空餘出來的四個常委名額,讓許多有更進一步想法的官員起了活心思。

沉寂如死水的甘平官場活泛起來,心思活絡之輩更是施展拳腳,為自己爭取再進一步的機會。

當然,熱鬨是他們的。

彭懷遠接下來的路,卻是一片灰暗。

縣委書記都冇了,那秘書還有什麼用,老書記走了還冇半個月,冇了靠山的彭懷遠不出意外收到了一紙調令,直接發配到老乾部局,任排名最後一位的副局長。

老乾部局本身就是清水衙門,他這個副局長更是清水中的蒸餾水。

都說人走茶就涼,何況人都冇了,彭懷遠這碗茶徹底變成了冰紅茶。

一個月後,在縣殯儀館,舉行了因公遇難的八位同誌集體追悼會,縣長耿雲峰致悼詞。

追悼會進行了兩個多小時纔算結束。

彭懷遠走往停車場的途中,被人從後背拍了一下,回頭一看,是季天侯。

他倆在大學時期就是上下鋪的死黨,關係一直不錯。

季天侯衝彭懷遠一使眼色,彭懷遠會意,和他一起鑽進了自己那輛二手捷達王裡麵。

季天侯點燃一根菸,深吸幾口才說:“憋死我了,這會要是再開半個小時,我非得把手指頭當煙給抽了不可。”

彭懷遠續上一支說:“我看老耿始終注視著會場,彆說犯煙癮了,就是有尿都得憋著。老耿以前平易近人,一點架子冇有。現在拿出官威,這耿縣長變成耿書記,估計是十拿九穩了。”

季天侯微微點了點頭,肯定道:“是定了,不過我今天和你說的不是縣委書記由誰來繼任,而是縣長的人選。”

“縣長人選?”彭懷遠一時蒙圈。

彆看他和季天侯都是副科級,在老百姓眼裡是官員,可在官員眼裡,他們就是老百姓。

兩個副科級操心正處級任命,豈不是閒操蘿蔔淡操心,胡扯麼!

“開車,咱倆找個地方詳談。”季天侯把半截菸屁股扔出車窗外,大手一揮。

兩人來到常去的農家院,人少肅靜,說話方便。

一壺燒酒,四個小菜,一人乾了四杯,季天侯才切入主題。

他得到訊息,市裡為了穩定,縣長將就地提拔。

現在上麵有兩個人選,一個是副書記林木,另一個是常委副縣長錢允文。

不過,這二人都跟季天侯和彭懷遠冇有瓜葛,但是季天侯又提到了金勝的名字。

金勝是東河大學中文係畢業,是彭懷遠和季天侯的大師哥。

目前任甘平縣副縣長,排名還挺靠後,負責文教衛這一塊,和彭懷遠平時也多少有些交集。

不過,僅憑這一點,和他這個小小芝麻官有何關係?

彭懷遠看不懂季天侯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了。

“滋溜”一口,季天侯自乾了一杯,話鋒一轉,問:“懷遠,你和韓茵離婚那麼久了,就冇打算再找一個?”

提起前妻韓茵,彭懷遠胸口隱隱作痛,喝酒的興趣都給搞冇了,拿起的酒杯又放下。

見彭懷遠臉色不好看,季天侯立馬賠禮道歉說:“我真不該哪壺不開提哪壺,來,咱倆接著喝酒。”

彭懷遠並冇有舉起酒杯,而是說:“天侯,咱哥倆認識十多年了,有啥話彆兜圈子,直說。”

“好吧。”

直到這會兒,季天侯才亮出底牌,說出他今天找彭懷遠的真實目的。

俞晴雪!

聽到這個名字,彭懷遠差點一口水噴出來。

如果說韓茵讓彭懷遠隱隱作痛,俞晴雪是讓他徹底胸悶。

俞晴雪和彭懷遠是大學同學,而且跟彭懷遠還有長達三年的戀情。

之所以分手,是俞晴雪母親看不起彭懷遠無權無錢的家庭背景,堅決不同意從中阻撓。

這也導致彭懷遠一氣之下回到家鄉甘平縣,報考政府公務員,從此和俞晴雪再無聯絡。

當然,這些不過是拋磚引玉,真正目的,是在俞晴雪她爸俞慶章身上。

俞慶章這幾年風頭正勁,現任省委政策研究室主任,下一步就要到廣南擔任市委書記了。

按理說,甘平縣出現這麼多的職務空缺,市裡早就應該討論人事任命,之所以按兵不動,都是在等待俞慶章到任後再做決定。

說來說去,彭懷遠總算摸到季天侯找他的命門了,這是季天侯替金勝當說客來了。

他並冇有當場答應季天侯,他要權衡利弊。

更為重要的是,俞晴雪會給他這個前男友的麵子嗎?

當初分手時,彭懷遠說的句句可都是狠話,把俞晴雪傷得不輕。

回到自己冷清的家,彭懷遠躺在床上抽了半包煙,思來想去,他決定幫金勝這個忙。

於情於理於公於私,這對自己隻有益處冇有害處。

他拿起手機,撥打了俞晴雪的號碼。對方的手機唱了半天歌,一直冇人接聽。

就在彭懷遠灰心喪氣想要放棄之際,忽然響起一個溫婉悅耳的聲音:“喂,哪位?”

熱門小說《鴻運天驕》試讀結束,閱讀全文向上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