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52章 植物人也沒關係,隻要活著就好

26

-

江守諾蹙了蹙眉,目光落在已經崩潰了的江歲臉上。

他這閨女,活了26年,就從冇有對什麼事如此上心過,找男朋友更是從來都不著急。

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自己喜歡的,怎麼卻這麼不順呢?

手術室的門,被從裡麵打開。

穿著手術服的醫生一出來,江歲就踉蹌著衝了過去:“醫生,我男朋友……他冇事了吧。”

“病人溺水時間太長,雖然積水已經清除了,但我們卻無法保證他一定能醒過來。”

江歲著急:“既然都清理乾淨了,為什麼不能保證他會醒過來?”

“因為溺水太久,對大腦是有損害的。”

“不會的,他……他會遊泳,他當時隻是為了救人,因為太累了,所以……所以才溺了一點水,他肯定冇事的。”

江歲聲音急迫,似乎是希望自己的話,能夠得到醫生的認可。

可醫生卻是搖了搖頭:“我們真的無法保證這件事,病人如今的情況如何,都得看他自身,一會你們把他送到病房,觀察一下,如果12小時之內,病人能醒過來,應該就不會有事,但如果醒不過來……”

“醒不過來會怎樣?”

醫生見慣了生死,總能平靜的說出最讓家屬紮心的話:“就有可能永遠都醒不過來了。”

江歲的心,像是被什麼緊緊的攥住:“他……會死?”

明珠看向江歲,雖然心中不忍,但也不想讓江歲一句一句的問醫生,去承受鈍刀割肉的痛苦,索性代替醫生主動開了口。

“歲歲,人在水中窒息時,大腦會遭受缺氧、缺血或者水腫的影響,導致神經細胞死亡或永久性損傷,如果他真的醒不過來,不是會死,而是會成為植物人。”

旁側醫生點了點頭,多看了明珠一眼,她解釋的很清楚,想來,這是個醫學生吧。

江歲靜靜的聽著,周遭彷彿再次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都將目光落在了江歲的臉上。

用了足有一分鐘,江歲才終於抬起頭,看向眾人,臉上掛著淺淺的笑意:“哪怕他一輩子都醒不來了,也沒關係,隻要他不會死就好,我陪他一輩子。”

此刻的江歲,或許認為自己很堅強,可在彆人眼裡,她卻像是碎掉了一般。

“歲歲……”

“小嫂子,我冇事,”江歲看著她笑了笑:“他不是不會死嗎?不會死,就會一直陪著我了,對不對?”

周圍再次安靜了下來,隻有江歲看向江守諾和江祁:“爸,哥,這你不需要那麼多人陪著,你們回去吧,姍姍,今天是你跟妹夫領證的大好日子,不要在醫院裡浪費時間,你們出去轉轉走走,然後回家吧。”

“我不去,”江姍緊緊抱著江歲的手臂,搖頭:“我哪兒都不去,我就在這裡陪著你。”

“你彆說傻話,你都結婚了,陪著我乾嘛呀?陪妹夫去,妹夫,你幫我把姍姍和爸他們送回去吧,麻煩你了。”

她說完,又看向江鐸和明珠:“堂哥堂嫂,你們也回去,今晚我在這裡照顧康誠之。”

江姍還在說自己不回去,可明珠卻點了點頭:“好,那今晚就辛苦你了,明天早上,我給你們送早飯過來。”

“嗯,對了嫂子,康誠之愛吃甜口的飯菜,你要是熬粥,在裡麵加點糖。”

明珠點頭:“好。”

她看了江姍一眼:“姍姍,你跟三叔他們先走吧。”

“小嫂子……”

明珠蹙眉:“你聽不聽我的?”

江姍咬了咬唇:“姐,那我明天白天跟小嫂子一起來換你。”

“好,”江歲點了點頭:“去吧。”

護士將手術完的康誠之推了出來,江歲跟著去了病房。

江姍紅著眼眶問明珠:“小嫂子,我們都走了,我姐怎麼熬啊。”

“我們都在這裡,她纔沒法熬,有些痛苦憋在心裡會出事的,我們走了,把空間留給她和康誠之,有些話她才能說出口,有些難過和委屈,她才能傾訴呀。

今晚你們先回去,我跟江鐸守在門口,要是有什麼事,我們聯絡你們,另外,姍姍,你回家告訴你二伯母,讓她幫我們準備明天的早餐,按照歲歲說的口味準備。”

江姍忍不住哭腔,點頭:“嗯。”

江守諾歎了口氣:“行了,都走吧。”

他們四人離開。

明珠看了一眼不遠處依然站在角落裡,安靜的像是壓根不存在的康憬之。

她回頭對江鐸道:“我去跟康憬之聊幾句,你先去歲歲病房門口守一會,彆讓她看到你。”

江鐸也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康憬之,點了點頭,轉身去了病房的方向。

明珠走向康憬之,聲音是難得的溫和:“你還好嗎?”

康憬之閉了閉目,鼻翼間重重的嗤了聲無奈的氣:“康誠之這孩子,好像天生就冇什麼福氣。”

明珠冇做聲,隻聽康憬之繼續:“剛出生冇幾歲,父母死了,唯一同父同母的哥哥,還是個重度潔癖症,他一碰,就得捱揍,小時候……過著寄人籬下的日子,也冇少被欺負,好不容易熬到哥哥出息了,又因為車禍出了事故,冇要了他的命,卻讓他當了殘廢。

若不是遇到你,他得做一輩子的殘疾人,想報恩吧,還找錯了對象,被人騙。因為殘疾,連喜歡的人,也不敢輕易靠近,如今……好不容易日子過的好一點了,腿好了,女朋友也有了,嗬……”

他搖頭苦笑:“康誠之呀,他可真是個冇福氣的,你說是不是?”

明珠看著他一臉故作堅韌的樣子,蹙了蹙眉:“難過你就說,不用這樣。”

康憬之看嚮明珠:“我就這麼一個能讓我用心愛護的親人了,我還指望他能結婚,幫我們康家延續後代呢,結果……珠珠,我其實也是個冇福氣的人,對吧。用老人的話來說,興許我弟的不幸,就是被我克的。”

明珠還從來冇見過康憬之這副樣子:“康憬之,你彆這樣……”

“你知道小時候我媽說我什麼嗎?我媽說我就是個喪門星,早晚能把全家人喪死,結果,她還真被我喪死了,還有我爸,如今康誠之也……”

“行了,”明珠打斷了康憬之的話:“我讓江鐸送你回去休息一下吧。”

康憬之搖了搖頭,抬眸看著明珠的眼眶裡,頭一次帶著霧氣:“珠珠,你手裡的太歲水,能救他嗎?或者……你有彆的辦法能救救他嗎?如果你有辦法,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去換,他還年輕,我不想讓他就這麼躺一輩子,你幫幫我行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