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大夢初醒

26

-

此時樓外的人群一片寂靜,幾秒鍾之後,隨著一聲尖叫爆發出來,外麵的人群瞬間就亂成了一鍋粥。

“死人了!死人了!”

剛纔那個和我叫板的男生首當其衝的跑了出去。

越過人群,我看到關瞳瞳正費力的逆著人潮向著我擠過來。

等她站到我身邊的時候,整個人都愣住了。

“幸虧我告訴了你今天晚上不能在九號樓上課,也幸虧你聽了我的話。”

我伸手攬住了關瞳瞳的肩膀。

此時的我們站在九號樓門前,而在和我們相隔隻有窄窄一扇玻璃門的九號樓裏麵,正上演著一場殺戮。

頭頂的血月緩緩升起,就好像在昭告天下,這是一場無可挽回的災難。

陣陣的尖叫從九號樓中傳來,整棟九號樓已經變成了裏麵所有師生的墳墓。

我算是知道了為什麽王隊長會在今天叫我們全部的保安出去吃飯了。

就是為了讓九號樓裏的這些人冇有一點生還的可能。

之前我偶爾會在小吳的口中聽到,在九號樓準備投入使用之前,也有過很多在這個學校待了很多年的保安不同意這件事情,甚至會在有學生決定留在九號樓的時候加以勸阻。

但是今天晚上的聚餐,非常完美的斷絕了這種可能。

即便是關瞳瞳一察覺到不妙就給我打了電話,我趕回來之後也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被困囿在九號樓裏麵的人去死。

“陳長生,你……你有冇有辦法啊?”

關瞳瞳在一旁扯著我的衣袖問道。

我回過神來,吞了吞口水:“啊……可能……有,但是,我不確定會奏效。”

雖然我說的十分的冇有底氣,但是還是被關瞳瞳催促著試一試。

我有些不放心的看了一眼關瞳瞳,隨後道:“行,你等著我,我回去拿點東西。”

說完我轉頭就向我的宿舍跑去。

像現在九號樓的這種狀態,其實就是裏麵的紅衣小女孩用積攢多年的煞氣鑄成了一道結界,這纔會讓外麵的人進不去,裏麵的人出不來。

上次我和盧承道那種舌下含灰的方式,雖然也能穿透結界,但是隻能從陰氣重的地方走回到陽氣重的地方,要是想從外麵進去,還是很困難的。

但是《撼龍經》裏麵是記載過怎麽從外界破除這種結界的。

我心裏這麽想著,不由得加快了腳步。

我跑回到宿舍,拿出枕頭

但是剛跑出去冇兩步的我就又退了回去,隨後打開了桌子的抽屜,拿出了之前徐曉婷給我的那支爺爺用過的篆符筆。

就在我那好東西跑出宿舍的時候,我就和正準備往宿舍裏麵走的小吳撞了個滿懷。

“艸!!”

我手中拿著的東西被撞掉了,我忙彎下腰手忙腳亂的去撿。

“陳哥,你這麽著急是要乾嘛去?”

小吳也蹲下幫我撿著東西。

我趁著撿東西的空檔抬頭看著小吳:“你回來做什麽?”

小吳把撿起來的《撼龍經》遞給我,隨後說道:“我看你那麽著急忙慌的,一定是出了什麽大事,我吃過飯之後就找了個藉口跑回來了。”

我拿起東西對小吳說道:“現在我來不及和你多說什麽,一邊走一邊說吧。”

我在去往九號樓的路上,把大致的情況都和小吳說了一些。

小吳聽後和我想象中的一樣驚詫:“原來今天晚上王隊長請我們吃的這頓飯是這個意思?!”

我嚴肅的點了點頭。

“八成是因為這件事情。”

“而且我懷疑這件事情是早有預謀的。”

小吳問道:“為什麽這麽說啊陳哥?”

我邊走邊說道:“我懷疑之前盧承道來的時候,根本不是在九號樓裏麵做了什麽驅邪去煞的法陣,而是在裏麵做了一個障眼法。”

“障眼法?”小吳的臉上滿是不解。

“對,障眼法。”我儘力簡潔的給小吳解釋:“簡單來說,就是盧承道用結界把真正的九號樓和之前那個危險的九號樓分開了。”

“就像你之前在樓內聽到的怪物吼聲,還有我今天去九號樓裏聞到的血腥味道,全都是真實的九號樓裏所存在的,而我們看到的,隻不過是盧承道給我們的一個幻象而已。”

“可是,他這麽做的目的是什麽呢?”

我冷哼一聲:“盧承道的目的很簡單,是為了錢,相比之下,你更應該關心的是學校這麽做是為了什麽。”

在聽了我的話之後,小吳十分配合的撓了撓頭問道:“是啊……我怎麽都想不明白。”

這個時候,我們兩個已經走到了九號樓樓下,此時的九號樓外麵可以用“屍橫遍野”來形容了。

“媳婦,這是怎麽回事?”

我此刻也顧不上和小吳解釋,匆匆忙忙的走到關瞳瞳麵前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就隻看到不知道什麽東西把她們從樓裏麵丟了出來,等到我上前檢視的時候,才發現她們都已經斷氣了……”

我也不知道關瞳瞳臉上的表情到底是慌亂還是驚恐。

突然,九號樓裏突然閃過一陣光亮,看起來好像是裏麵的電燈被什麽東西給打壞了而迸出的火花。

就在火花迸現的瞬間,我在九號樓裏麵房間的牆壁上看到了一個巨大的黑影。

“那……那是什麽東西?!”

小吳驚恐的在我耳邊喊道。

我緊盯著那團黑影消失的地方說道:“那就是他們在這個九號教學樓裏麵困上那麽多人的目的。”

看起來那個想要煉化“凶煞”的人已經冇有耐心一個人一個人的去餵養小女孩了,這種速度太慢了,所以他想了一個一勞永逸的辦法——

直接把足夠餵養紅衣小女孩的人困在九號樓裏,用他們的鮮血,去催化這個馬上就要成型的“凶煞”。

“陳長生!你別在那裏傻站著了!你剛纔不是說你有辦法的嗎?!快點吧!現在能救一個是一個!”

關瞳瞳站在我身邊喊道。

我吞了吞口水,從口袋中掏出幾張黃紙,一字排開在地上,心中默唸。

“爺爺,希望您在天有靈能保我一次成功!”

頂點小說網首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