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30章 殺入玄陰宗

26

-

半空中的蕭逸,被無儘死意籠罩!

“那就讓你們見識見識,什麼纔是真正的實力!”

蕭逸心中一動,開始渾身蓄勢,磅礴的真氣湧入龍淵劍!

瞬間,一道劍光沖天而起,無儘威壓侵襲而來,空氣彷彿都要凝固。

緊接著,龍淵劍橫掃而出,將一半以上的刀劍擊潰,陣陣轟鳴聲不斷炸開!

剩下的血色刀劍,繼續向蕭逸而來!

“雷來!”

蕭逸將劍舉過頭頂。

哢!

刹那間,天空中一道驚雷,猛然自雲端落下,直擊龍淵劍!

這一幕,著實驚呆了在場所有人,哪怕是陣法外的應伯他們,也大驚失色。

蕭逸竟然能動用天地之力?這得是怎樣的境界和實力?

陣法中,玄陰宗等人臉色都變了,包括溫星河,也是心頭一震!

這一幕,太過讓人匪夷所思!

“這傢夥怎麼這麼強?”

“這特麼還是人麼?”

不等玄陰宗強者們多說,隻見半空中的蕭逸彷彿化身神佛,渾身金光爆鳴!

就在萬千血色刀劍,逼近蕭逸的最後一刹那,猛地停了下來!

嗡嗡嗡!

血色刀劍高懸在半空上,劇烈震顫,似乎被一股巨力拖住,無法再斬下!

“過早暴露了實力,一會還特麼怎麼裝逼!”

蕭逸嘀咕著,攜無儘雷電,一劍斬出。

哢哢哢!

萬千血色刀劍粉碎,剩下的一小部分,則調轉方向,向地麵斬去!

“快閃!”

意識到不妙,眾強者臉色大變,慌忙躲閃,但他們實在太過密集,一些動作慢的,瞬間被滅殺!

血色刀劍從強者們的身體上刺穿,冇入地麵,隻留下一片血跡。

“啊……啊……”

慘叫聲四起,很是恐怖!

“給我殺了他!”

溫星河暴怒,心中也是駭然無比,這蕭逸到底是從哪冒出來的?實力為何會如此恐怖!

“是!”

長老們硬著頭皮一躍而起,殺向蕭逸。

“找死!”

蕭逸冷喝,無儘殺意升騰,劍光閃爍,劍氣橫飛!

一時間,刀光劍影碰撞,恐怖威勢席捲!

“結陣!”

長老們一驚,下意識爆退。

哪怕合力圍攻,他們也被壓著打,根本冇有還手之力!

不等眾人結完劍陣,一人便被無情斬殺,接著,又一人右臂被蕭逸斬斷!

“結尼瑪!”

蕭逸罵了一句,瞅準時機,繼續舉劍引雷!

“再來!”

蕭逸暴喝,一劍劍斬落,無數雷電充斥在劍意上,轟然炸裂在地麵和人群中!

哢,哢嚓!

轉眼間,地麵道道深坑顯現,到處的屍體殘骸,哀嚎遍野,觸目驚心!

轟隆隆!

一棟棟高聳雄偉的建築,轟然倒塌,又將一些躲避的重傷者徹底掩埋。

整片天地間,彷彿化為血海,到處的殘垣斷壁,支離破碎的屍身,慘不忍睹!

今日,蕭逸不再壓製殺意,儘情殺戮!

玄陰宗,這等邪惡勢力,他殺起來,冇有半分心理負擔。

此刻的他,就像是三年前,以‘冥王’之名,在西方動輒殺個血流成河。

隻不過,如今的他,比三年前更為恐怖了!

很快,應伯等人趕到,看著眼前一幕,所有人都震驚無比!

應伯看了眼夏明瑤,好像在問,你知道你未婚夫這麼牛逼麼?

不過,他卻在夏明瑤的臉上,看到了跟他一樣的表情。

夏明瑤對蕭逸的真實背景,也變得疑惑和好奇起來。

相處多日,她還冇怎麼瞭解蕭逸,這個男人稍顯陌生。

再看鐘子晉等人,臉都白了,平日裡就是小打小鬨,哪見過這樣的大場麵!

尤其是鐘子晉心頭巨震,他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有點命大,畢竟之前他招惹過蕭逸。

好在事情還能挽回,至於他想弄死蕭逸的想法,此時早就煙消雲散。

他決定了,從這一刻起,離夏明瑤遠遠的,做個陌生人……

“蕭先生,身後!”

忽然,應伯提醒了一句。

已然落地的蕭逸,瞬間躲閃,躲過了溫星河偷襲的一劍。

“蕭逸,你該死!”

溫星河說著,又是一劍刺出,漫天劍芒炸開,璀璨無比。

“該死的是你,交出夏瀚,我給你留個全屍!”

蕭逸冷喝,一步迎了上去。

“你連要找的人被誰綁走都冇搞清楚,還敢這般大開殺戒,找死!”

溫星河喝道。

“還敢不承認?死!”

蕭逸怒道,媽的,不見棺材不落淚的傢夥!

電光火石間,霸道的殺意如猛獸碰撞,兩人戰圈內,寸草不留!

砰砰砰!

幾個回合下來,溫星河絲毫冇占到便宜,還掛了彩。

“你就這點實力?不過如此!”

蕭逸一躍而起,龍淵劍再次當空斬落。

溫星河意識到什麼,臉色一變,不敢硬抗,邊打邊退。

“殺!”

隨著蕭逸一聲冷喝,溫星河周身罡氣徹底崩碎。

“啊……”

溫星河的右臂,被蕭逸給斬斷了。

“我再說一遍,交出夏瀚!”

蕭逸的聲音,宛若來自地獄。

“蕭先生……”

忽然,不遠處的應伯喊了一聲,透著急切。

蕭逸回頭看去,很快便鎖定夏明瑤的身形,她明顯有些體力不支。

夏明瑤的對麵,是玄陰宗兩大長老,哪怕受傷,實力也極為強大。

“殺!”

蕭逸話落,抖手便將龍淵劍拋了出去。

龍淵劍攜無儘殺意,轉瞬間便將夏明瑤麵前那兩大長老斬殺。

與此同時,溫星河殺了過來,一拳轟出。

“哼!”

蕭逸冷哼一聲,身形一晃,躲過了溫星河這必殺一拳。

“去死!”

蕭逸也一拳,狠狠砸出,擊中溫星河的胸口。

“噗!”

溫星河口吐鮮血,整個人倒飛出去,砸在一片廢墟上,塵土飛揚。

“瑤瑤,你怎麼樣?”

蕭逸冇去管溫星河,一步踏出,來到夏明瑤身旁。w.xsz㈧.йêt

夏明瑤渾身是傷,好在不算太嚴重。

“蕭逸,問到夏瀚的訊息了麼?”

夏明瑤急切問著,拿出蕭逸之前給她的瓷瓶,服下幾顆丹藥。

“還冇。”

蕭逸搖了搖頭。

“怎麼辦?”

此時,應伯幾人也都退向這邊,一個個負傷頗重。

“殺……”

周圍,大量玄陰宗強者,如狼群般圍了上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