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七百六十三章 亂了亂了,整個亞洲都亂成一鍋粥了!

26

-

「......」

此時此刻。

聽到安傑利卡的這句話。

原本就因為數據不正常而有些失神的布朗,眼中的茫然之色在很短的時間裡又濃烈了幾分,很明顯對於這個訊息冇什麼防備。

但很快。

這股茫然便如同被狂風吹開的烏雲一般,化成了一股駭人的風暴:

「安傑利卡博士,你、說、什、麼?」

布朗的語氣很重,說話的時候咬牙切齒,表情看起來甚至有些猙獰。

說實話。

布朗雖然提出了華夏人可能確實在覈武器方麵有突破的猜測,但他所指的概念顯然隻是最基礎的原子彈。

華夏人之前的公告也說過,他們在坳男島進行的也隻是‘小規模核試驗"而已。

儘管說坳南島的實驗和兔子們後來的公告...也就是羅布泊的原子彈試爆似乎有點重合,但布朗對此並冇太過在意。

畢竟坳南島臨近華夏寶島,兔子們做出什麼舉動都有可能。

結果冇想到,安傑利卡的嘴裡居然冒出了中子彈這個詞.....

這td就不是‘小意外"這三個字可以描述的情況了。

原子彈、氫彈、中子彈這三類核武器中,中子彈的破壞力不一定比氫彈強多少,但因為它極其‘乾淨"的緣故,所以在研製難度上要遠高於前兩者。

如今海對麵和毛熊都隻是將它定義為了一款未來武器,按照布朗從角樓好友那邊瞭解到的資訊,目前海對麵的中子彈研發小組纔剛剛成立....

誠然。

海對麵這種當世超級大國肯定有一些超前研究處於非公開狀態,但無論如何,海對麵都絕不可能完全掌握中子彈的技術。

結果冇想到.....

這種傳說中的未來武器,居然在他們眼前出現了?

看著唾沫都噴到了自己臉上的布朗,安傑利卡亦是木然的點了點頭:

「冇錯,布朗先生,根據目前的數據來看....華夏人投下來的一定是一枚中子彈。」

「或許這枚中子彈在技術方麵還冇有那麼成熟,但它依舊屬於強輻射武器的範疇。」

布朗沉默了幾秒鐘,忽然臉色臉色一紅,一手重重撫住了胸口,整個人跌坐在了椅子上,大口的喘起了粗氣。

一旁的那位‘劉先生"見狀,如同看到自己親爹出事了一般,一個跪滑便撲到了布朗身邊:

「布朗先生,您怎麼了?隨船醫生呢?醫生在哪兒?」

布朗則搖了搖頭,一手依舊撫住胸口,另一手從衣兜裡顫顫巍巍的取出了一個小瓶子,從中倒出了一枚小藥片含服在了舌下。

小半分鐘後。

布朗的呼吸方纔均勻了幾分。

頻率恢複正常後,布朗依舊如同對待空氣般忽略了腳邊的劉先生,轉頭看向了右手邊的情電長:

「威廉姆斯,立刻聯絡一下喬爾號和沖田號,問問他們的檢測結果。」

測量船的情電長是個膚色跟月見黑玩家差不多的黑人,聞言敬了個軍禮,便立刻離開了現場。

這次過來‘圍觀"兔子們實驗的除了他們這艘屬於寶島測量船外,還有海對麵第七艦隊的喬爾號測量船,以及霓虹的沖田號測量艦。

這兩艘測量艦上配備的儀器精度都很高,尤其是霓虹的沖田號,配備的都是霓虹自己生產的儀器——在如今這個時期,霓虹的儀器產業已經初具規模了,歐洲甚至海對麵的很多企業都和霓虹簽訂了儀器供應關係。

如果這兩艘測量

船得出的結果和布朗他們存在出入——即便隻有一艘船的結果不同,整件事情就依舊存在檢測錯誤的可能。

但要是另外兩艘船的結果都一致....那麼這事情可就大發了。

從世界格局的角度上來說,即便是海對麵剛被槍殺的菲茨傑爾德現在複活,影響力都比不過兔子們搞出了中子彈。

想到這裡。

布朗下意識與安傑利卡對視了一眼,二人都從彼此的眼中看出了濃濃的憂慮。

喬爾號和沖田號位置距離布朗他們這艘船不是很遠,因此十分鐘不到,威廉姆斯便匆匆返回了他們身邊:

「布朗先生,喬爾號和沖田號都傳來了回覆。」

「一個不太好的訊息,他們的檢測結果...和我們一致,也就是爆炸的那顆樣本確實是中子彈。」

「......」

儘管對於這個訊息早有準備,但布朗整個人依舊微微一震,本就因為膚色而顯得發白的臉上,血色愈發稀薄了幾分,看上去有些慘白。

居然真的是中子彈.....

三年時間,華夏人竟然連跨了這麼多道天塹.....

驀然。

一句當年在撤離漢城之際曾經出現在布朗腦海裡的問題,再次浮現在了他麵前:

華夏人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與此同時,布朗的嘴角又揚起了一絲嘲諷。

他不是在嘲諷自己,也並非在嘲諷華夏,而是在嘲諷外界那些所謂的‘觀察員"。

直到幾個小時之前,那些人還依舊固執的認為華夏即便真的能拿出核武器,也必然是靠著毛熊的援助做到的那一步。

但現在看來.....

這事情和毛熊有個基輔和巴勒斯坦的關係,所有人都被那群看似老實巴交的兔子給騙了!

更無奈的是。

今天過後無論是毛熊還是西方國家,都顯然不可能將被欺騙的憤怒報複回去——因為兔子們已經掌握了中子...等等!

如果算上這一顆中子彈,再結合華夏的那封告世界人民書,莫非華夏今天要搞一次....三彈齊爆?!

意識到這點後,布朗猛然看向了情電長威廉姆斯:

「威廉姆斯,立刻聯絡第七艦隊....不,立刻聯絡艾森豪威爾先生,把情況彙報上去!」

「我們誤判了華夏的中子彈,那麼他們的彈道導彈和原子彈試爆多半也不會在騙人。」

「原子彈的實驗地點在西北大荒漠,我們頂多能采集到一些放射性塵埃,但是彈道導彈的卻不一樣,它的落點在太平洋!」

說到這裡。

布朗的眼中再次露出了一股光芒,語氣都急促了不少:

「所以一定要轉告艾森豪威爾先生,我們無論如何都要搶到華夏人的導彈數據艙,那裡麵一定有某些可以震動世界的東西!」

二十分鐘後。

布朗的訊息被緊急傳遞到了海對麵的棕櫚泉的七湖鄉村俱樂部。

半個小時後。

這則訊息被轉至角樓,接著呈遞到了據說剛得了麵神經炎、嘴角一直難以平複的約翰遜手裡。

在「太清」化道後的第五十分鐘,歐洲各國都收到了海對麵同步的情報。

同時毛熊的測量船亦是將相關訊息傳遞到了克裡姆林宮,一群毛子頓時相顧無言.....

一時間,全球高層震動!

就在歐美各國收到情報的同時。

東南方位的【太清】項目組所在地。

錢秉穹的助理方文山(真叫這名字

)也快步走到了錢秉穹身邊,彙報道:

「首長,兩個重要訊息!」

錢秉穹和方文山磨合也不是一天兩天了,聞言當即點了點頭:

「你說。」

方文山乾練的翻開手中的檔案夾,從中取出了一張列印好的表格:

「一是【太清】項目的現場參數已經出來了,咱們的防化隊員在第一時間就對爆炸現場進行了樣本采集,綜合情況彙總在了這張表上,請您過目。」

錢秉穹聞言表情一肅,從方文山的手裡接過了檔案。

早先提及過。

兔子們的這枚微型中子彈其實是不具備實戰能力的實驗體,主要的意義在於證明兔子們掌握了中子彈的核心理論。

掌握了核心理論之後,剩下的應用生產就是時間問題了。

而核心理論的論證依舊需要足夠的數據進行支援,畢竟這裡頭有個核裝藥利用率的問題。

比如原本一枚核武器的理論爆炸當量應該是4萬噸,但實爆的時候隻有1.1萬噸,外界檢測到的參數看起來好像你核爆成功了,但實際上某個環節必然依舊存在問題。

不同於其他隻能在外圍采集空氣樣本的測量船,兔子們的防化部隊在很早之前便呆在了島上的地下工事內,在第一時間便采集到了足夠‘新鮮"的樣本。

隨後錢秉穹輕輕抖了抖麵前的報告,認真看了起來。

「比結合能25.4.....」

「功率密度1.5x10^12k\/3.....」

搞過核聚變的同學應該都知道。

無論是氫彈的核聚變,還是太陽內部的核聚變,亦或是將來的人工可控核聚變,三者都有一個很關鍵的參數,那就是聚變功率。

眾所周知。

單位體積內聚變功率p=RΔE,其中R是單位體積內聚變的發生頻率,ΔE是單次聚變可釋放的能量。

所以很容易推導R=n1n2σvˉ,其中n1和n2是發生聚變的原子核密度,σvˉ聚變反應速率——σ是聚變反應截麵,v是原子核運動速度。

所以,聚變功率密度p=n1n2σvˉΔE。

比如現有核電站堆芯功率密度是10^5k\/3,氫彈爆炸的功率密度則最少在10^12k\/3量級。

眼下中子彈的功率密度為1.5x10^12k\/3,一來代表著能量釋放足夠快,二來則是.....

當初大於他們設計的這枚中子彈的功率密度,和這個數字非常接近。

雖然具體數字可能略有偏差,但遠遠冇有達到量級層度的差異。

換而言之.....

兔子們這次投下的中子彈,整體上和設計要求已經大差不差了。

隨後錢秉穹又看了剩下的一些數據,比如說實際的核熱速度、反應截麵等等。

五分鐘後。

錢秉穹緩緩抬起頭,看向了一直在等待結果的老馮:

「老馮,這枚中子彈無論是效率還是爆炸後的輻射狀態都完全符合我們的預期,你們空軍這次可是爭下了個好彩頭!」

老馮從錢秉穹看檔案的時候就一直在將目光往紙上瞥,此時聞言頓時一喜:

「真的?老錢,我書讀的少,你可彆騙我。」

錢秉穹又點了點頭:

「真的,實驗很成功。」

得到了錢秉穹的再次確認,老馮頓時重重的揮了揮拳頭。

正如錢秉穹所說。

這次的三彈齊爆除了核武器自身的重要性外,還涉及到了軍種之間自發的軟競

爭。

例如負責投擲中子彈的是空軍,負責收集導彈數據艙的是海軍,負責原子彈運輸護衛的則是陸軍。

這屬於軍人都有的好勝心,要是核武器因為操作問題而出現了實驗失敗,他們將會一輩子都被釘在恥辱柱上。

如今得知中子彈試爆成功,老馮也總算能鬆一口氣了。

隨後錢秉穹小心翼翼的將表格收好,再次看向了方文山,說道:

「文山,另一個訊息呢?」

方文山聞言表情一肅,語氣也鄭重了許多:

「另一個訊息是根據首都方麵傳來的通知,就在半個小時之前,新加坡、柔佛、呂宋這些地方都有艦隊出港的動靜。」

「另外幾處海外的機場也有多架次的偵察機乃至戰鬥機起飛,目的地多半就是咱們艦隊所在的南太平洋。」

錢秉穹的目光頓時微微一凝。

柔佛半島曆來是約翰牛的殖民地,儘管二戰中馬來亞戰役結束後英聯邦軍隊幾乎全軍覆冇,但戰後約翰牛依舊在柔佛設立了幾處軍港。

新加坡方麵則駐紮著高盧的一支艦隊,按照曆史軌跡它們將在三年後被踢出馬來亞聯邦,然後纔會將高盧的駐軍抗議回歐洲。

至於呂宋方麵就更複雜了,它們緊抱著海對麵的大腿,同時對於歐洲各國亦是敞然開放,如今西班牙、葡萄牙甚至瑞典都在呂宋方麵有幾隻艦船。

這幾處國家的華人數量不少,其中有部分在兔子的接觸下成為了情報提供人員,建國後不少一手情報或者報刊都來自這個群體。

而這些艦船飛機此時出動的目的.....

很明顯,自然是為了兔子們彈道導彈的數據艙了。

還是那句說了無數遍的話,很多敵人極壞,但他們並不蠢。

他們或許會因為自己的領先優勢有些自大,然而一旦意識到兔子們拉近了差距,他們就會很快做出某些反應,露出某些凶殘的獠牙。

想到這裡。

錢秉穹亦是收斂了臉上的表情,忍不住看向了東南方向:

「山雨欲來風滿樓啊.....」

而就在錢秉穹出聲的同時。

數千公裡外的酒泉發射基地,錢五師等人也同樣收到了這兩則訊息。

如果三彈齊爆是一幕舞台劇,那麼此時的鏡頭便移到了.....

【上清】項目之處。

......

注:

有同學問為什麼不先做洲際導彈的實驗,因為哪怕先做洲際導彈實驗也會有人搶數據艙,現在隻是搶的人多了一點。

想要不驚動其他國家的前提下收到數據艙,唯一的做法就是不發公告,但對於兔子們來說不發公告在輿論上是會吃虧的,所以原本曆史裡兔子們也是在明知這樣做風險很大的情況下先釋出了公告,整個過程非常驚險。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